119692754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您现在的位置:逸典文化网 > 文化视点 > 文化在燃烧 >
勤学苦练出真功 传唱戏艺为后人
作者:文:龙 安 摄影:孟昭东    


第一次见到咸奎荣是在一次下乡演出中。
午餐时间,所有工作人员都在低头大口吃饭,咸奎荣却只吃了几口,便匆匆起身回到化妆间里继续着演出前的准备。
“吃这么少不会饿吗?”记者问道。
“当然会饿了,但是要想在台上唱好就必须少吃,有时还会不吃。”咸奎荣说。
在戏曲这一行当里有这么一句话,叫“饱吹饿唱”,指的是吹奏乐器的人,必须得吃饱喝足了,吹奏起来才底气十足;唱戏的人讲究气发丹田,需要给腹腔腾出空间来,所以表演前不能吃得太饱,有些演员在上台前往往会少吃,甚至不吃饭的。
从戏三十年来,咸奎荣吃过的苦远远不止这些,也正是因为能吃苦,才让她成长为一名合格的戏曲演员。

学艺路上 一波三折
唱戏辛苦,学戏更是如此。
演出结束后,咸奎荣聊起了她的学戏经历。
咸奎荣的老家在吉林省农家县,她是一家兄妹四个当中年龄最小,也是最有才艺天赋的那个孩子。童年时期的咸奎荣最喜欢的东西就是家中的半导体收音机,最喜欢听的是台电里播放的各种戏曲选段和音乐,与别的孩子不同的是,她听戏曲和音乐是为记下它们的曲调和唱词,同样的曲调听过不下三遍便能全程学唱下来,而且她的嗓音洪亮清脆,能接高声。
但是,这些天赋在父母的眼里只不过是孩子的兴趣爱好,他们一直希望咸奎荣能够好好读书,用知识改变命运。
命运总是曲折的。还在上小学的咸奎荣突然有一天感受到全身不适,手脚也无法自如活动,医生说这是小儿麻痹症状。“那时我只能天天躺在床上,父母四处求医问药,后来在乡下找到一名大夫,母亲就陪着我在乡下接受治疗,一治就是两年多。”咸奎荣回忆说。
两年的治疗让咸奎荣吃了不少苦头,也花光了家里的积蓄,但再穷也要上学。此时的咸奎荣已经休了两年的学,再上学时,她比班里其他的孩子都要大,平日努力也比其他孩子多,成绩却总是提不起来。“母亲对我说,只要努力了就好,不要太累着自己。”咸奎荣知道这是母亲对她的安慰,毕竟大病初愈的她经不起过度劳累。

初中毕业那年,咸奎荣的心里很是迷茫,不知道将来能从事什么样的工作,更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她不想成为家里负担。
一次家里亲戚过来串门,提到咸奎荣找工作的事,那位亲戚说:“奎荣从小喜欢唱歌,嗓子又那么好,为何不让她去县里的戏团试试?”一句话点醒梦中人,第二天,咸奎荣就来到了戏团和团里的领导说明来意。但是,戏团里需要的是能够直接上台表演的成熟演员,那时的咸奎荣虽有天赋,但是距离成熟的演员还有一些距离。戏团领导的婉拒没有让她灰心,反而激起她骨子里顽强的意志。
咸奎荣那时想:“我要继续上学,只有接受正规的学习才能当好演员。”
当时,咸奎荣听说吉林省戏曲学校正在招生,她回家收拾东西准备去长春参加考试,家里人不放心让她一个人去,就让大姐陪着她一起。
考试结束后,迟迟不见学校的复试通知书,这让咸奎荣越发着急,每天茶不思饭不想,“既然没收到复试通知书,我就要去学校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一天早上,咸奎荣独自踏上开往长春的列车。来到学校时,全校的领导正在开会,她找到教务处的老师说明来意,老师告诉她没有接到复试通知书就是没有被学校录取,并且劝她回家,一脸倔强的咸奎荣地说道:“我觉得我唱得一点儿也不比别的孩子差,我要去见校长。”
校长见到这个一股子冲劲的孩子笑了,同时也被她的执着打动了,当即叫来学校里的声乐老师,给她第二次面试的机会。
这是只有她一个人参加的面试,这也是她改变命运的一次考试。
咸奎荣选择了一首准备多时的歌曲《党啊亲爱的妈妈》,然后又唱了一段评剧,便退出了校长办公室,等待着老师们的评分。
老师们经过简短的讨论认为,这个孩子虽不是科班出身,但是一个可塑之材,所以决定让她通过考试,教务处老师当场写好复试通知书交到咸奎荣的手里。
但是,波折还没有完。入学时间很快就要到了,咸奎荣却怎么也找不到那张复试通知书,全家人翻遍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最后想起来是被哥哥当成了废纸扔到了垃圾堆里,咸奎荣飞快地跑到屋外,才找回这张珍贵的复试通知书。
 
执着于曲艺 回报于观众 
在学校里,咸奎荣认真学习努力练习,唱功得到了快速提升,毕业后她进入吉林省戏曲剧院成为了一名戏曲演员。她本以为自己的唱功水平已经不错了,到了这里才知道什么叫高手如云,什么叫山外有山。

她感觉到,自己还是需要继续学习,只有不断学习新的东西才能进一步提升自己。之后,咸奎荣跟随东北二人转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王忠堂先生等多位名家学习二人转、评剧等戏曲。学习使咸奎荣得到了巨大提升,她先后拿下中国曲艺大赛一等奖,吉林省二人转艺术表演一等奖,吉林省二人转戏剧小品艺术节表演一等奖等等。二人转《西厢》《水漫蓝桥》《锯大缸》《王二姐思夫》等也成为了她的拿手曲目。

这些年来,咸奎荣参加过无数次演出,登上过无数个舞台,让她最为感动的演出有过两次:一次是在某年下乡巡回演出时,台下的一位农民观众让她觉着非常眼熟,演出结束后她找到这位观众,一问得知,他并非这个村子的村民,而是从前一个巡回演出的村子赶过来的村民,就是因为听戏没听够,就坐车跟着他们的演出团队来到了下一个村子接着听戏。另一次也是在乡下,那一天原本是阴天,演出开场没过多久,天空就下起了小雨,一些观众匆匆起身离场,他们本以为今天的演出将要到此为止,但是很快台下的观众又折返回来,每人手里拿着一把雨伞,他们顶着小雨看戏直到演出结束。
 
“台下的观众都是如此热情,台上的演员又怎么能不卖力表演呢?”咸奎荣想到自己年少时的经历和学戏时的一波三折,想到还有这样一群执着于民间戏曲的观众们,她能够做的就是用更好的表演回报观众。同时,她也希望东北的戏曲艺术能够有更多的人喜欢,并且一代一代地传承下去。2018年,咸奎荣开办了一家戏曲学校,她想让更多的孩子了解东北的戏曲,了解东北戏曲的魅力,让更多的人来传唱东北的戏曲。

关于我们

《文化吉林》是一本以反映吉林省地域性传统文化为主打,树立"传承梳理重口味的 可读性"风格。其立足于挖掘吉林省内传统经典或是民间文化[2] 艺术形式,培育民 间艺术潜在市场,推介吉林文化名人,展示吉林文化风采。立足于吉林省,辐射半径 逐渐扩张,并逐渐覆盖全国。

长春整形 长春中妍美容医院 长春奥拉克美容医院 吉林中妍整形美容医院 长春整形医院 长春哪家整形医院好 吉林整形医院哪家好

文化吉林官网二维码

友情链接: 长春商报 中国·长白山 吉林省新闻出版广电

Copyright @ 2002-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吉ICP备15006923号-1